风流人物--阳光网
资讯 陕西人 尚游客 创富者 漫步艺术 我写故我在 学习时 鲜为人知 图片故事 来点八卦 视频
首页 > 图片故事 > 列表

王路:人应当如何迁善改过?

2016-08-19 10:35:18   来源:人物新媒体   

 
    几年前,我在豆瓣看到有人淘了本民国女大学生日记,毛笔竖写的,有小楷,有行草。得主把每页都拍成高清照片,发在网上,并打了出来。可能得主对书法不熟,有些草书不认得,就用了空格代替,还有些地方释读错了。我读了几页,觉得有趣,心想何不帮他把空缺补出来呢。于是花了将近一下午,释读出大部分空格,并校正了讹误,以评论的形式发了上去。晚上吃饭时想,得主会很感谢我吧。回来打开电脑,点开网页一看,他编辑了正文,把我的释读悉数加了进去,并删掉了我的评论。
 
    不久前,我去兰州出差,回来写了篇文章。有读者评论,说我脑子进屎了,有什么资格对兰州说三道四。我心想,又碰到人身攻击的了。但没过多久,一位兰大毕业的朋友也转了,评论道:“人一光辉就胡说”。我问他哪里胡说,他回复我四个字:“他者,俯视。”
 
    一个人批评你,可能是偏见,两个人都有类似的看法,就要琢磨琢磨了。
 
    其实,我对兰州挺有好感。以前给媒体写稿,最喜欢的编辑就是《读者》和《女报》的。后来,《读者》的编辑离开兰州去深圳定居,这次,他特意交待好几位同事向我问好,她们请我吃了牛奶醪糟鸡蛋等小吃,让我十分感激。
 
    不过,文章里想夸一样东西并不容易。写风物人情的城记,适合黑而不适合捧。要听表扬的话,看宣传片就好了,文章写成主旋律就废了。我写广州、写中大,都是这个路数。
 
    但这就容易引起误解,伤害到人。有人不能容忍和自己有关的一切事物被别人黑。有人就比较容易容忍,别人说“总部设在驻马店”,我就嘿嘿一笑。不过,我对兰州的喜欢,确实是叶公好龙、爱屋及乌的喜欢。我并不想生活在兰州,我感叹兰州太闭塞了,当你没打算掩饰这种情绪的时候,别人就会愤怒,会觉得你的感慨透露出了优越感。
 
    每个人都有挚爱的事物,被你轻易否定了,不骂你骂谁呢?很多时候,愚蠢不是因为脑子不够用,而是因为自私,不能顾及他人感受,不太留意别人的尺度。一不留意,就会僭越。
 
    我当初给那位日记得主的留言,大概也是如此。人家辛辛苦苦整理好多天,被你挑出许多错误,还公开地晒出来,岂不是太不给人情面。
 
    但在这种不给情面中,也暗含着一种肯定,就是把对方当作一位愿意接纳错误的人。本来,不认得草书并不是多丢人的事情,只是没有学习过而已。但有人会觉得,被别人指出错误,就公然暴露了自己的所短。知乎上,很多人的高票答案被评论者指出有错误时,总有人会悄悄修改而不加说明。
 
    我昨天也犯了个错误。我最近准备流通的《宋儒曰》是先把网上的文本摘到文档里再校对,就有很多讹误。我读到《宋元学案》朱熹小传中的一句话,“少依父友刘子羽寓建之崇安”,就想,朱熹的老师是刘子翬,建州崇安人,这里大概写错了。翻书核对,发现书上也是刘子羽,就想:原来中华书局的编校也会如此粗心!
 
    这时,正好收到川大曾海军老师的微信,解答我向他请教的一个问题,我就顺手拍了照片发给他,并说校对真不是容易的事云云,并问他这里是否有误。很快,他转给我李秋莎老师的回复:“不是,确实是刘子羽。刘子翬虽然是朱子的老师,但当时照顾朱子母子的是刘子羽。”
 
    我心下大惭。什么叫强不知以为知呢?我这种就是。自己不熟,却喜欢臆断,真是一大毛病。我有这种毛病很久了,看一样东西,总是喜欢挑错。看起来似乎是多闻阙疑,其实还包含另一重心思,就是喜欢从挑别人的错中找到自己的优越感。
 
    很多人这样。有些领导,你说东好他偏偏说东不对;你说西好他又说西不对。总之要把你训一顿才高兴。还有一些诗词圈的人,喜欢挑别人作品出律的地方。诗的格律很简单,挑出来也容易。但词不一样,词牌很多,一般人也就记得熟悉的几个。别人写篇《哨遍》,他能指出某个并非句和韵的地方平仄错了。这说明什么呢?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他确实非常厉害,能清楚地记住许多词谱;还有一种是,他是专门冲着挑人错去的,有意查了词谱,好假装成前一种。这就比较糟糕了。
 
    批评是讲究分寸的。别人拿一篇文章,诚恳地请你批评,你指出问题是合宜的。明知别人发文章是等赞的,你在下面幽幽地来一句“文气稍弱”,就有些不知趣了。曾经有个朋友,让我说出他的一个缺点,我照直说了,他很生气,不大理我了。
 
    子游讲,“事君数,斯辱矣;朋友数,斯疏矣”。佛教里,通常是弟子开口问了,佛陀才回答;弟子请求住世说法,佛陀才不入灭。佛陀不会整天追在弟子屁股后面教诲他。而孔子批评樊须,也是在他出门之后。这里面都有极为考究的善巧功夫。
 
    之所以要善巧,是因为初机不易接引,因缘未足,迁善改过之心还不强烈。如果真的愿意迁善改过,暴露出过失未尝不是好事。
 
    要不是我昨天暴露出错误,就不会认识李秋莎老师。她身上有明显的朱子门人气质,十分难得。照佛教的看法,一个人做什么事,造什么业,就会受生到何种环境,濡染何种气质。我虽然粗读朱子,在现实生活中,却还没有遇见过考亭气质的人。
 
    在互联网圈和媒体圈里,你会发现一万个人中有这种气质的人一个也找不到,都是些不吹会死、不装会病、成天刷存在感和抖机灵的。加上秋莎老师微信的时候,我朋友圈里的人纷纷在刷盯盯的道歉信。而她简短的几句话,则让我想到八百多年前朱子门下的雍容风仪,不禁肃然赞叹。因为过失曝露,得以接近善知识,也是福报。(文/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·王路,公众号/i_wanglu,新书《唧唧复唧唧》)

编辑:张姣

>>安康一对夫妻把残疾哥哥当长辈养 儿媳改嫁倒贴嫁妆

34年前,岚皋县四季镇长梁村的小伙子朱品双打赤脚迎亲,新娘子徐生美见这一幕后哽咽的说,“你打着光脚片把我娶回家的,但我不会让你打一辈子赤脚片……”更多>>

>>骑浪漫单车娶美丽新娘 西安90后用共享单车组成迎

谁说没有奔驰、宝马,婚礼就不高大上?瞧瞧,张彤昨天骑着共享单车迎娶自己心爱的妻子,照样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更多>>

>>今天母亲节 妈妈辛苦了!

西安市妇联、未央区妇联免费为地区环卫工作一线的妈妈们进行体检,并赠送母亲节礼物,感谢“环卫妈妈”们为美化城市环境所付出的辛勤汗水。更多>>

>>患者医院晕倒 一群医生护士赶来救人

“当时看到人突然倒在地上,根本啥都没想,也来不及想,本能的就想着赶紧冲过去救人。”更多>>

>>上千种观赏石品西安展出 观石者看到肉石流口水

“这也太逼真了,五花肉、红烧肉、猪蹄看得我直流口水。”5月8日,西安市曲江一古玩城,来自全国26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奇石收藏家、奇石玩家、珠宝玉器经销商,带来了上...更多>>

CopyRight 2008---2018 @ 陕西《阳光报》社 版权所有 地址: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